<span id="3y6gyx"></span>
                  1. 當前位置:首頁->服務承諾->正文

                    ”母親手裏拿著她親手織的毛衣,嫩黃顔色的底,上面用粉色的毛線勾織的花邊,毛衣的後面還織著一個可愛的娃娃,而一旁的我,早已歡喜的合不攏嘴

                     今天距離夏令營開營的日子已經有整整20天,可那七日的一點一滴卻在ag旗艦廳腦海,揮之不去。現在的你們在做什麽?你們在想我們嗎?我想,這七日的情,可能我要用一生回憶。
                    “台灣朋友要到甯夏?”當時聽到這個消息,欣喜不已。台灣,聽起來是那麽遙遠,模糊的記憶裏除了曆史課本上零星的介紹,別無更多了解。而現在可以和他們如此近距離接觸,我開始暗自慶幸。開心之余便是無盡的遐想。
                    終于,8月2日,“甯台高中生夏令營”正式開營。還清晰記得那天的場景,第一次見到我的學伴,她臉上燦爛的笑容一下子消除了我的所有顧慮,在開往水洞溝的班車上我們聊得開心極了,從學校課程聊到家庭生活,無不談及,車上的其他學友們也都聊得愉快,整個旅程輕松快活,笑聲無處不在。第一天的水洞溝我和學伴是拉著手參觀完的,第一天我們就對彼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過,最讓我記憶深刻的就是第一天的晚餐,那是我們第一桌在一起共進的晚餐,可能是因爲彼此還不很了解,氣氛尤其尴尬,整個吃飯過程竟然清晰地可以聽到碗筷相碰的聲音。然而,從第二天的午餐開始,這種尴尬氣氛就被解除,我們漸漸開始了解彼此,在飯桌上玩著各種遊戲,記得那天到了回飯店的時間我們還依依不舍,想要把遊戲做完。從那天起我們便開始盼望著一起吃飯。之後那幾天,我們分別遊覽了西夏王陵、中華回鄉文化園、萬畝枸杞園、沙坡頭風景區、高廟、沙湖、西部影視城等甯夏風景名勝。七天時間,我們在遊玩中走進彼此,了解彼此,欣賞彼此,發生了許多有意思的事情。在沙坡頭,我們玩“飛越黃河”的飛索時,在空中大叫著彼此的姓名;在乘坐羊皮筏黃河漂流時,我們兩手相牽,用手觸碰河面;在沙湖,我們騎著駱駝,拜著各種Pose;在飯桌上,我們共同舉杯,暢飲可樂;在賓館,我們“走門串房”,玩通宵撲克,開心地忘記了睡覺。總之,有那麽多數不勝數的美好回憶,留在我們彼此的心中。時間飛快,七天很快過去,終于日子跌倒了夏令營的最後一天。8月8日,到九中參加閉營儀式,剛下車,天空突然下起大雨,似乎老天也在爲我們的離別渲染氣氛。才藝表演有序的進行,直到最後,康橋高中的同學共同帶上《垃圾車》這首歌時,縱使歌曲怎樣歡愉,看著站在台上的他們一張張熟悉的面孔,想起這幾天我們經曆的一切的一切,我再怎麽也忍不住了,我是一個愛哭的女孩,眼淚偷偷滑下。歌曲結束,她們看到我哭的樣子,本想安慰我,可自己最後也哭地一塌糊塗。就這樣,所有人幾乎都哭紅的了眼睛,我們彼此相擁,爲對方擦拭著眼淚,我說:我會去台灣看你,一言爲定!那天的場景,現在仍曆曆在目。就這樣,七天的時間,我們度過了最難忘的七天。
                    七天,僅一周的時間,卻因爲我們的相遇,變成了帶給我最美回憶的七天。謝謝台灣的你們。我也會信守自己的承諾,長大後,有一天,到台灣看你們!
                    這七日的情誼,我們會用一生回憶,細細地回憶。

                    親愛的爸爸、媽媽:
                    不經意間,已過去了十六個寒暑。十六年,旁人看來確實不容易,對于我來說卻仿佛在瞬間,往事依然曆曆在目,而時間的確是逝去不可挽回了。在這十六年裏,你們已走向蒼老,而我卻正邁向更加蓬勃的青春。曾幾何時,我還是嬰兒大小,你們哄著我,催我入眠,而我卻常常整夜整夜地哭鬧。嬰兒時的我是不會知道天下父母的苦心,而現在我在妹妹身上我感覺到了。母親忍受十月懷胎之苦,使我誕于這世間,作爲嬰孩時期的我對你們的報答,是你們整夜的不得安眠。現在學業重了,我才體驗過不能安眠的滋味的,那可是當真不好受的。當我每每想到這裏,我都覺得自己很慚愧!因此總想做些事情以減輕你們的負擔,可我總想不出能做些什麽。正當我沒有什麽頭緒時,仿佛以前的念頭又來了:“算了吧!你現在有這樣的想法已經不錯了,何必要付諸于行動呢?”但回頭想想父母操勞了一輩子,現在自己長大了,應該要把自己能做好的事情做好,要爲自己所做的事情負責。不要再是那個調皮的小孩了。
                    爸、媽,你知道嗎?我曾多次想親口對你們說些什麽,但是卻開不了口,總認爲你們是我最親的人,凡事心中總該有譜,過了幾天,就淡忘,然後我總笑自己,遺忘的功夫真是很好!然而時間分分秒秒地在逝去,對于以前的我,似乎是無所謂,總想來日方長,現在卻感到自己以前不知人生苦短,古人也雲:“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
                    記得有一次,我無意間發現了媽媽頭上有幾根斑白的頭發。于是我在那黑發中找了根白的拔了下來,你一下吃痛,並沒有叫出來,只是拂去我的手,將頭發束起說:“幹嘛啊”,于是就沒有再說話了。是啊,你們的年輕已不再存在,我想:“倘若你們再來個十六年,想必已是白發蒼蒼,到那時,我又如何將那一頭的白發拔去呢?你們用逝去的年輕爲我換來青春,想必生命就是這樣傳承的了,總是公平交換,有失才會有得嘛。回頭想十六年過去了。這十六年中,你們爲我傷過了心,流過了淚……這些我都一一銘記在心。十六年的時光,你們讓我懂得,報答是不切實際的,口口聲聲說要用實際行動那更是虛僞,行動並不是用口,也並非用手,而是用心,要用心待別人,別人就必會回報你,待人要以誠相待,也不過如此。
                    其實生活中有很多關于親情珍惜的事例,我都深有感觸。記得史鐵生說:“我真想告誡所有長大了的孩子,千萬不要跟母親來這套倔強,羞澀就更不必,我已經懂了可我已經來不及了。”我想:“幸虧史鐵生說這話早,否則不知又有多少人將要進入這個陷阱。”
                    親情在歲月中無聲無息中流逝。現在的我在這裏說了又說,無非只有“感激”二字,願這沉澱了十六年的話,能夠早些傳到你們耳邊。爸、媽,我知道你們的含辛茹苦。請允許我在此說出心中的一句話:爸、媽,ag旗艦廳愛你們,永遠!這句話,等了十六年,會遲嗎?
                    此致敬禮!
                    你的兒子

                    本站頭條

                    熱門標簽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