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bqus5d"></big><bdo id="bqus5d"></bdo><th id="bqus5d"></th>

當前位置:首頁->工程案例->正文

<p>                    我擡眼望了望向窗外,外景依然,但是我的生活不再一如從前了

   老張其實並不老,才四十幾歲。不過思想“守舊”了點兒,所以大家都叫他老張。

  老張是這個縣的縣委書記,他能力很強,帶領著大家奔小康。短短的幾年時間就把這個上級頭疼的“貧困縣”弄成了“百優縣”,遠近聞明。爲此他多次受到上級表彰,老百姓也非常愛戴他。

  老張是家裏的獨子,非常孝順老父親。一天,老父親病了,他急忙打車把父親送到醫院就去參加一個大型的活動了,臨走的時候他告訴鄰床的照顧一下。于是便産生了一陣七嘴八舌的議論。有人說:“縣長真是個好人啊!沒有把他爸爸安排在單間裏”。另一個人立刻說:“什麽啊,這都是做做樣子。”老張的妻子進門的時候聽到了這些閑話,給老張打電話說:“要不然把咱爸安排到單間吧,不然別人也說閑話。”老張笑了,說:“沒關系,別人愛咋說就咋說吧!”

  老張參加完活動,又急忙跑到農貿市場,想買幾只王八給老父親補補身子。攤主看到老張來了,滿臉堆笑的迎了上去,特意挑了幾只大的,想白送給老張。老張說,“不必了,多少錢?”問好了價錢,他把錢塞到了攤主手裏,轉身便走。攤主立刻把錢塞到了兜裏,心想:還能掙到縣委書記的錢,真難得!”

  于是又有了一陣七嘴八舌的議論。有人說:“縣長真是個好人啊!自己買東西,還如數給錢。”有人說:“什麽啊!你還不知道吧,他們有親戚。”還有人說:“網上鬥地主明明看到了,是賣王八的求了半天才給的!”更有甚者說:“老張一瞪眼,他就少說了不少錢!”人群之中有一個老張的下屬,他聽到了這些話,給老張打了個電話,講了這件事,老張說:“沒關系,別人愛咋說就咋說吧!”

  老爺子的病不重,幾天就好了。老張來接爸爸,院長特地跑到病房,扶老爺子下床。老張看見爸爸的病床上多了條好煙,問是從哪裏來的。他說:“如果是您送的,我還是不收爲好。”院長悻悻地走了過去把煙拿走了。

  不久,院長上調了,是老張批的。于是又有了一陣七嘴八舌的議論。有人說:“那是個空煙盒,裏面裝滿了錢,還是英鎊,要不出點血,能升得這麽快?”這話越傳越廣,院長急忙給老張打了個電話,對自己給老張造成的負面影響表示歉意。老張笑著說:“我要了你那盒煙好了,好歹還能抽兩顆好煙,現在是幹落罵名。”

  一天,老張正在批文件,紀委的人推門而入:“張書記,有人告您受賄,請您配合我們的調查!”老張微微一笑,推門出去,到花園散步去了。沒有一個人和他打招呼,都像躲瘟神似的。大家在背後七嘴八舌的議論:“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看起來人模狗樣的,也是個腐敗分子!”老張就當作沒聽見。”“不是的,一定是被冤枉的”。

  鬧騰了來年兩個多月,終于查清楚了。原來是幾個曾向老張行賄的人在打擊報複。老張又回到了領導崗位上。晚上,老張特地讓妻子炒了幾個好菜。父親對老張說:“真沒想到我的這場病鬧出了這麽多事。”老張笑著說:“沒事的,我不還是縣長嗎?”父親說:“你這麽傻的幹部也少見!不過老百姓需要!”老張又笑了。

  現在,那些人在議論誰呢?

 黃泉路上,奈何橋邊,彼岸花旁,我和你是一株並蒂蓮,一起在這裏生根,發芽,長大……漫長的等待讓我早已忘了今昔何年。只記得那忘川河水已潮起潮落數遍,那彼岸花至今還未開。我看見孟婆湯熬了一碗又一碗,那暗黃的天,至今還看不見蔚藍。我輕輕搖擺我那稚嫩的莖葉,喚醒了旁邊的她。

  她望向我,我也看著她。我問她未來的路在何方,我告訴她我找不到希望和方向。我彷徨迷茫,暴躁無奈。想要掙開這暗黑的地獄,想要擁抱那美麗天堂。“人間聽說很美呢。”我告訴她,滿懷憧憬。她也微笑,隨著那難得的輕風,搖擺著那細長的莖。

  我們一起談天,一起說地,一起面對這自然界裏的狂風暴雨,根僅僅連接在一起,早已融爲了一體。一起看黃泉路上人來人去,熟悉的臉看到過幾次,又消失在橋的那一邊。

  在這忘川河旁,夕陽已看了萬遍,等待了千年。終于等到了花開的那天,我向她訴說我的喜悅,她向我傾訴她的期待,花開的那一天,一定很美吧!

  可是厄運是幸福的兄弟,那一晚風雨欲來。我和她愁雲滿面,望向上邊,不知何處是天,河水正在往上漫,快要吞沒我們的根了。寒風。冷雨。苦寒。孟婆輕輕來到我們身邊,冷酷的面龐稍顯柔和,“還有一個轉生名額,你們自己選擇吧!”我們迷惑的望向她,她說:“你們生存也不易,今年的植物轉生名額便送給你們吧,不過只有一個,也就是說,你們之間只有一個能去投胎,而另一個……”她沒有再往下說,但我們卻已明白,我們都沉默了,生命啊!我們都不願放棄,命運啊!你是如此的不公!“抉擇吧!時間已經不多。”孟婆正在催促,我望向奈何橋,在風雨之中它更顯神秘,古樸了,橋的那邊就是人間啊!我向往的地方,但她……

  沉默許久,突然兩道不同卻又相同的聲音同時響起:“我放棄!”不同的是說話的對象,相同的是堅決的語氣。孟婆笑了,“祝賀你們,一起去吧!”我們不解,只見她彎俯下身,輕輕拭去我們葉片上的雨珠,她說:“我確實只有一個名額,等你們到達人間時,那的父母會告訴你們爲什麽,去吧!”她直起身子,雙袖一揮,我只感覺周圍白光一片,身上暖洋洋的,我抓緊她的根,不敢放手。意識消失的最後一刻,我見到了曼珠沙華的盛開,紅豔豔的一片,世間最豔麗的顔色都在她身上體現,好美好美。

  後來我們來到了人間,我才明白,那個名額代表生命,而有兩個人一條生命的人叫姐妹【兄弟】,那是世上最親密的兩個人。

  今生我何其有幸得你相伴,如果真的有來生,我只能說:“奈何橋邊,不見不散。我摯愛的也最疼愛網上鬥地主的姐姐。”

本站頭條

熱門標簽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