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r id="k5qcyg"></dir><table id="k5qcyg"></table><del id="k5qcyg"></del>
      <div id="k5qcyg"></div><small id="k5qcyg"></small><pre id="k5qcyg"></pre><b id="k5qcyg"></b>
          • 當前位置:首頁->生産廠家->正文

            <br>  怎麽會呢,即使外表改變了,她仍是那個善良的可愛的她啊

            仰望夜空,見56顆明星共同交織星空,一筆一畫連成,霎時星光璀璨,光芒萬丈,交相輝映下照耀著昂首站立東方大陸上的雄雞——祖國中國。
              擡頭仰望,透過漫天星辰,似乎看到了華夏五千年來的滄桑曆史,夏商周的繁榮,秦皇掃六合,漢武大一統……中國成立,無一不有。還欣賞了神州大地旖旎的自然風光,三峽美景,雄偉昆侖,長江澎湃,母親黃河,五嶽風光……。無一不美。更感受到了中華古典文化的燦爛,儒釋道的內涵,琴棋書畫的愛好,豐富多彩的中國節……無一不博大精深。曆史名賢聖人,也一一映入眼中,至聖先師孔夫子,兵神孫子,詩仙李白,神斷狄仁傑……無一不名垂青史。複雜多樣的曆史美景,文化名人是中華文化的主體,也是國人必須所了解的內容,如此可愛的祖國,誰能不愛?
              太陽光肆無忌憚的照射著大地,花草樹木都打起來瞌睡,天空中沒有一只飛鳥,地上只有幾條小蟲飛速爬過炙熱的大地,耳邊更沒有一聲大自然的樂曲,有的的只是熱風吹過的呼呼聲。在這樣天氣下,兩只眼睛不知不覺的閉上,很隨意的趴在桌子上打起了盹,對外面毫無生氣的世界全然無知。
              “唦唦”“唦唦”地掃地聲依稀聽到,很艱難的睜開朦胧的睡眼,只見一位年近花甲的老爺爺在掃地,身材高大,只有幾根白發的頭頂還反省著強烈的太陽光,還有花白的眉毛和亂蓬蓬的胡子,額頭上豆大般的汗水快要滴下,臉上挂著舒適的發自內心的微笑,仿佛是在贊歎自己在完成這麽偉大的使命。穿著一件敞開的衣衫露出被曬黑的身子,衣衫也被熱風吹起,看見幾處被汗水打濕,兩手拿著掃把一掃一歇,被曬的散發著熱量的落葉和垃圾被掃到一邊,雖然遲緩了一些,但依舊是那麽熟練。哦,他是一位清潔工?二八娛樂網有些懷疑。我還沒見過在如此熱的三伏天下,有人到驕陽似火的外面,頂著烈日,揮灑著汗水,去那麽勤勞地堅守著自己的崗位,這是第一次見到。
              突然有一絲明悟,認真負責的履行著國家給自己的職責,沒有怨言,只是恪盡職守的在人們午休時間爲人們創造一個美的環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爲人民,社會,國家做那應盡的貢獻。這何嘗不是愛國的體現呢?
              看著那位老爺爺的身影漸漸離去,仿佛若有所思,沐浴在陽光下,兩只眼睛又不爭氣的閉上了,意識漸漸沉睡,慢慢趴在桌子上。可能是在太陽光下容易進入夢鄉吧!我很快來到夢的世界。
              又是一個炎炎夏日,在人車往來的城市中漫步,處處觀察每個事物,好像給人一種莫名其妙的不舒服的感覺。低頭沉思,這是哪兒,這麽陌生,什麽都不知道。猛然擡頭,看見一間名爲“中華書屋”的書店,不知不覺的走進去,裏面到處是中國古典風格的家居,還有一排排裝滿中外名著的書櫃,四處浏覽,門口站立著一位一頭黃發的老外,藍色的眼睛,高高的鼻梁,還有充滿個性的黑色的胡子,身著西裝,一種紳士的感覺油然而生。
              他看了看我:“welcome!你要買點什麽?”“隨便看看。”我不經意回答道。眼光飛快的打量著這個書店裏的一切,有些累了,隨便坐在了一個古典椅子上,“啪”的一聲我摔倒了,原來這個椅子不穩當,外國老板連忙說著“sorry”,我快速的站起來,看著這個椅子,心裏不高興。這時老板不知道從哪找來一本髒亂破舊的書來支椅子,只能看見書皮上“中國地圖”四個大字,“那中國的書來支椅子,這簡直不可理喻。我不能讓這種事發生。”我腦海快速閃過這樣的念頭。連忙攔住老板:“老板,這本書怎麽賣?我買了。”“我不想賣,這用來支椅子最好不過。”“我真的很喜歡這本書,我願意出雙倍價錢。”“我也真的不想賣。”我再三懇求,但顯然老板不耐煩了,稍帶著怒氣:“你爲什麽要買這本書?”“這本書是中國地圖,我是中國人,而老板你卻用它來支椅子。”我莊重而不假思索得說。老外聽了心裏一顫,用手把這本書弄幹淨,小心翼翼的放在櫃台上:“我現在還是不想賣,他對我有特殊意義。”我聽懂了他的意思,下意識的摸摸口袋,竟然發現我身上一分錢都沒有,爲了避免買“霸王書”的尴尬,只好不情願但高興地答應了老板。
              夢已結束,我已醒來,回憶起老爺爺和夢中的一切,真正明白了。又一次仰望星空,56顆星星移鬥轉,變化莫測,莫名的用手指一筆一筆的空中刻畫,56顆星組成四個大字,這一次心中了然:愛我中華! 

              孔子說過:“未知生,焉知死?”關于死亡,連孔子這樣的聖人都避諱,當徒兒問到了關于死的問題就用反問的方式來避開。至于芸芸衆生,更是竭力不說死,即使萬不得已說到死也會用“去世”、“老了”、“不在了”等詞語來替代。只有毛主席一向不忌諱談論死,他老人最爲著名的論斷是:“中國人死都不怕,還怕困難嗎?”
              在我看來,談不談死,怕不怕死,死對每一個人都是公平的,每人都在天堂門口徘徊著。縱然你位高權重,縱然你富甲天下,縱然你學富五車,縱然無敵天下,最終還是要到天堂報到的。“力拔山兮氣蓋世”的項羽兵敗烏江,拔劍自刎,固然可悲。他的老朋友、老對手劉邦也不過多活了十幾年,多享受了一點兒榮華富貴,附帶還因爲廢立太子的事情跟呂太後生了幾場氣,因爲防範韓信等人叛亂而少睡了許多夜好覺,最後他躺到病榻上才悟出了人生終有一死的道理,以至于拒絕醫治,一命歸天。在天堂門口,除了像劉邦這樣達觀的皇帝外,也有很多非常怕死的,有的信佛,有的煉丹,有的吸露,還有的派出團隊去東海裏尋仙,結果都是徒勞無功,最終都乖乖地躺進陵墓安息去了。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離天堂只有一步之遙。據我父親說,在我一歲多的時候,一天正在屋檐下爬著玩耍,生産隊修路放炮飛來一塊石頭,打在屋檐上落了下來,緊挨著我的頭皮落地,差一點兒要了我的小命兒。聽了這事,我常想,我這條小命兒是撿回來的,無論寵辱富貧,我都得好好珍惜,好好活著。如果說這事兒發生在我不記事的時候,不必信以爲真,但十年前我差一點兒死去的事兒卻讓我記憶猶新。冬季的一天,妻子上街去買菜,我躺在被窩裏休息,沒想到取暖的煤火煙囪壞了,讓我中了煤氣。當我妻子回家時,我已經無力再去開門,遲上個十分八分我就要到天堂裏去報到了。
              楚辭上說:“悲莫悲兮親分離。”親人的故去,留給人的傷痛最深,也給人以感觸天堂門口的機會。我姥爺是烈士,據說是被國民黨的軍隊剝皮處死的。但那畢竟很遙遠,像是飄進我腦海的神話故事。等我姥姥快要去世的時候,被病魔折磨得一把骨頭的姥姥,最想看到的是我們這些外甥。按照她的要求,媽媽把我帶到了她身邊,我怯生生地盯著蒼老、垂死的姥姥,怕得不敢做聲,姥姥卻伸出布滿青筋的手撫摸著我的頭,眼裏充滿著欣慰的喜色。從她的眼神裏,我讀出了一位即將步入天堂的老者對後代的希望,期望自己的血脈在人世間代代相傳下去。後來,疼我愛我的爺爺奶奶,慈祥、和善的嶽父,相繼離我而去,留給我的是不盡的哀思,也讓我更加深切地感受到了進入天堂之門在所難免,而且與自己越來越近。
              走出校門二十多年了,同學們要聚會一次。有位同學打電話來邀我,我推說工作太忙難以脫身,電話那邊傳來了一聲歎息:“老徐,還是來吧。說不定再過幾年就見不到這麽多人了。”隨後,他告訴我某某同學不慎失火被燒死了,某某同學生死未蔔下落不明了。這讓我傷感了好久。是呀,歲月無情,死亡無情,而同學之情卻彌足珍貴,比起生命和友情,那種工作太忙的托詞也顯得太蒼白無力了。
              一生百年,匆匆就完。無論我們樂意與否,無論我們想起與否,每天都有人降生世間跨入天堂,這是人生開幕、謝幕的重頭戲。既然我們非常僥幸地來到了這個世界上,非常僥幸地活到現在,而且還不知道上帝什麽時候要召我們到天堂去,我們就該好好活著,活得精彩些,活得灑脫些,活得詩意些,爲了告慰那些先走一步的親友,也爲了無愧于將來追思二八娛樂網們的後生 

            本站頭條

            熱門標簽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9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