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mnoqce"><form id="mnoqce"></form><center id="mnoqce"></center></dl><pre id="mnoqce"><q id="mnoqce"></q></pre><big id="mnoqce"><big id="mnoqce"></big><b id="mnoqce"></b><ol id="mnoqce"></ol><acronym id="mnoqce"></acronym><table id="mnoqce"></table></big><tr id="mnoqce"><div id="mnoqce"></div><dt id="mnoqce"></dt></tr><table id="mnoqce"><div id="mnoqce"></div><ol id="mnoqce"></ol><font id="mnoqce"></font><form id="mnoqce"></form></table>
                      • 當前位置:首頁->會員管理->正文

                        easyzw

                        紀伯倫曾寫道:死亡改變的只是覆蓋在星際網站們臉上的面具,農夫依然是農夫,林居者依舊是林居者,而將歌聲溶入微風中的人,他依然會對著運轉的星球歌唱。作品中深層思考就如同那個歌唱微風的人,無論面具怎麽多樣,你仍然可以看見那最本質的東西,畢竟似曾相識燕歸來。

                        現代刑偵理論中總有憑筆迹辨人一說,因爲一個人再怎麽隱藏、僞裝,流在骨中的血脈是不變的,而筆迹如是,文章亦如此,于書山稗海中沉潛含玩,鈎沉覺隱,一旦發而爲文,縱有千萬般隱匿修飾,字裏行間總是風流個性,不可抑勒。

                        當今社會人們熱捧的雅作,卻不知雅作之作者粗鄙無知,而恥于那些外表粗鄙之人,渾不知其作品華美天成、淳樸自然。悲哉!悲哉!而我堅信,那些枯燈夜雨下的荒江野老,劍指連營而無畏,筆削春秋而令亂臣賊子畏懼,定會與作品一同矗立于民族之巅。【星火作文網 www.easyzw.com】

                        百家爭鳴,各有其芳華。若你的歌聲不現出你最獨特的嗓音,蓋只能湮沒于喧囂的人世。莊子汪洋恣肆,老子凝練沉穩,墨子嚴密周全,韓非子肅穆苛刻,則《莊子》抑或《道德經》,《墨子》抑或法家大集,無不承載著其獨特見解、個性思考。台灣雲門舞集享譽全球,其舞姿脫俗超凡攝人心魄,而其門下弟子亦無一不是高雅養性之性情中人。作者與作品如人與影,映照著彼此最真實的內心,而它只有你將最真實的生命投射,作品才能溫潤如玉,毫無雜質地現其熠熠光華。

                        馮骥才曾道:植物死了,將生命留在種子裏;作家死了,將生命留在作品裏。言爲心聲,作品的格調趣味與作者的人品常有著高度的一致性,或無意的性格流露,或刻意的志節寄托,作品以其穿越時空的永恒與廣遠,承載著作者的追求與修養。

                        普魯斯特早年時發表過一些小說與評論,縱然與舉世聞名《追憶》一文相差頗多,不論從語氣還是行文方式都有不同,但若仔細品味,他那對于細微事物的把握自始至終都融在了文章的骨子裏。氣味與滋味卻會在形銷之後長期存在,它們以幾乎無從辨別的蛛絲馬迹堅強不屈地撐起回憶的巨廈。他的風格就如同他的氣味,別人模仿不來,他也去除不了,無論是什麽內容,揮之不去的總是似曾相識燕歸來之感。

                        人在成長,作品亦在成長,如影隨形中,兩者的生命都登上更高山巅。龍應台年輕時生活在唐朝,熱情奔放,文字或橫眉冷對千夫指,抑或俯首甘爲孺子牛,都是其性情之真,與作品攜手脅肩,向更深闊的遠方邁進。俄國詩人安娜阿赫瑪托娃的人生起伏,其詩作亦從少女的幼稚轉爲熟女的沉穩。作者與作品如一對孿生胞弟,在時光的磨蝕下恣意成長,從一個方面,我們得以窺見另一方的性格。

                        所以,不論是作家還是平凡人,一旦拿著筆寫下字,就相當于把自己的思維、人格的一部分展現出來,而曆史洪流可以湮沒人的生理性存在,卻永遠無法改變人的思想存在,那麽文字便是傳遞思考與精神的最好載體,即使手稿丟失,複本重印,一個人留在文章中深層次的精華卻會在時間的積澱下長盛不衰。哪怕他故意戲弄人世,隱藏自我,句式可以轉換,語氣可能顛覆,但文字中埋藏的個性和獨有的特點總會在不經意間表露出來,值得我們玩味深思。或許我們可以這樣想,大師大多在時間上離我們遙遠,如果沒有這些可以彰顯其風骨的經典之作,他們又怎能令我們無端欽慕?似曾相識的絕不只是表達方式,而包括一個人的血的烙印、思想的高度、思考的方式及其獨特的掌紋。

                        而元好問曾道:心畫心聲總失真,文章甯複見爲人。作品格調與其品性的背離,有時並不是性情相伴,或是作者在作狂野掙紮,或是反其道愈見其力。顧城的詩天真純樸,他卻親手殺死妻子;凡高的畫絢麗奔放,他卻癫狂割下左耳。我們能說他們的品性惡劣、思想卑劣嗎?當世界以痛吻我,我在報之以歌後,內心的苦苦掙紮或蒙蔽我純潔的心,而內心會在星際網站手遺留中卓然于世。盧梭在《忏悔錄》中極盡猥瑣之能事,而誰又能否認他卓然脫俗的品性、高雅勇敢的追求呢?作品與人當面的背離,實則乃內心更堅定的追索啊!

                        【星火作文網 www.easyzw.com】

                        本站頭條

                        熱門標簽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9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