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muuztk"></ol><em id="muuztk"></em><u id="muuztk"></u>
      <optgroup id="vbgvot"></optgroup><big id="vbgvot"></big><optgroup id="vbgvot"></optgroup>
                          <pre id="ejdxu4"><fieldset id="ejdxu4"><dd id="ejdxu4"></dd><button id="ejdxu4"></button><style id="ejdxu4"></style></fieldset><noframes id="ejdxu4"><abbr id="ejdxu4"></abbr>
                            1. 當前位置:首頁->産品描述->正文

                              這一場難以相釋的錯,痛把你我錯成兩路

                              憤怒像狂野的魔獸,侵占了賺錢技巧的心靈,然後又像發瘋的野草,在我的心裏瘋狂滋長,一發而不可收拾。

                              曾經,曾經,曾經的曾經都只是個過去式。不管曾經的我怎樣,但我知道我不再想曾經,現在的我,只是一只折翅的小鳥。曾經,我看見過浩瀚的大海;曾經我與白雲嬉戲;曾經我與風筝捉迷藏。現在,我只能在田野掠過,只能在堤岸邊休息,只能看魚兒遊戲。現在,我僅僅是只折翼的小鳥。我想展翅飛翔,卻無法忍受折翼之痛;我想奮起直追,可卻忘了如何去展翅;我想招呼同伴,卻發現自己平庸無比。面對此情此景,我已身心疲憊,在我試著飛翔,卻摔得遍體鱗傷之時,我已失了全部鬥志。

                              時間走得好快,我想和它一起走,走到人生的盡頭,只是我動不了,留在原地像腳下生了根。像是到了玫瑰從,後面是長長的藤蔓在一點點縮短,前面是大片的玫瑰花瓣灑落一地,中間是一條幽深的路。那藤蔓是我的記憶,帶著我的不屈與驕傲,那玫瑰花瓣灑落的小路是我的未來,我而我只聞花香卻不敢涉足。我是該回頭拉住那藤蔓,還是義無反顧的往前飛?

                              同類說我是只墮落的小鳥,可是折翼之後還能飛嗎?同類說我是只不思進取的小鳥,可是我飛行的高度能被你看見嗎?同類說我樂極生悲,享受久了,終于嘗到了自己釀下的苦果,可是你有必要重提爛谷之事嗎?不想觸及的傷疤卻被你一次次殘忍的揭開,一次次的容忍卻換來你的變本加厲。同類,你想怎麽樣?是想讓我仰視你的高度,還是讓你無情的踐踏?我不是韓信,我僅僅是只折翼的小鳥。

                              我是只受傷的小鳥,是我親手造成的,現在,我只想把自己封閉起來,努力去舔舐傷口,我不想提過去的輝煌,只想邁好腳下的每一步。我是一只平凡的小鳥,只想一步一步重新開始學飛,不想去理會城囂的紛雜。

                              親愛的同類,我是一只尚存喜怒哀樂的小鳥,我有著不滅的道德倫理,我不想因爲你的話而憤怒,可是當你拿曾經的我和過去的你相比時,你已成功的讓我憤怒。我的憤怒已像瘋狂的野草,長滿了心靈。同類,我們是平等的,你無需拿現在的成就去踐踏我的曾經,以便擡升現在的你。那是一種可悲,只會讓我在憤怒的同時不由自主地同情你。 

                               某鄉黨委書記在其他人不肯多待的窮鄉僻壤幹了八年,將其建設爲美麗鄉村。面對山水,他感慨道:“心在哪裏,風景就在哪裏。”一語中的,風景隨心。
                                俗語“情人眼裏出西施”不就是風景隨心的道理?某個人、某些事不見得多麽美好,只因你的心在那裏,那裏便成爲你眼裏最美好的風景。美國攝影師安德烈一直希望自己拍攝的紀錄片能在美國紀錄片頻道播出,對攝影師而言,那是不可磨滅的驕傲。他努力了很多年,妻子陪伴他很多年,但他一直都沒有成功。其間他閑來無事,會隨手拍幾張妻子的照片。後來他將這些照片展出,在美國引起了不小的反響。這些照片,有妻子在洗碗,有妻子曬衣。安德烈最喜愛的一張,是一個陰雨天,妻子目送兒女離家上學後,坐在桌邊看書,她將長發挽起,安靜的側臉美得不可思議。安德烈在接受采訪時說:“或許我更該觀察身邊,現在賺錢技巧的心只在家人身上”。風景隨心,心停留在家裏,最美的風景就在家裏。
                                普通人覺得恐怖的熱帶雨林,在冒險家、植物學家、動物學家的眼裏,有著世界上最美的風景。戈壁灘上不華麗的白楊,在茅盾眼裏是最美的風景。人們不愛這些景色,只因心不在那兒,若心在那兒,那兒的佳景便無可比擬。
                                居裏夫人的心在實驗室,放射性元素放射出的射線繪制的雲空圖是她眼中最美的景色;球迷們的心在場上,球飛出時的軌迹是他們眼中最美的風景;雷杜德的心在玫瑰花上,畫紙上的玫瑰花是他眼中最美的風景。風景隨心,都說江南美景太美,可江南美景是構造上能有多美?究其原因,怕還是余秋雨在名篇《江南小鎮》中提到的:“江南不僅是江南,還是許多人夢境的發生地。”人們將想象,將心放在江南,于是有了陽春三月,草長莺飛,山水畫一般的美江南。
                                心的所在地,就是風景的所在地。
                                卞之琳在《斷章》中說:“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看風景的人的心在橋上人身上,橋上人成了樓上人眼裏唯一的風景,就像張充和是卞之琳眼裏唯一的風景一樣,風景隨心。
                                心在哪裏,風景就在哪裏。遊子的風景在家鄉,雄鷹的風景在雲端,種子的風景在土裏。
                                風景隨心,讓風景盛開在心上。

                              本站頭條

                              熱門標簽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9 2001